info
首页 > 来信照登 > 正文

来信照登

来信照登

来信照登

抵押土地被银行私自变卖谁之过???

发布时间:2022-06-16来源:未知点击次数:打印作者:小 编字号:

编辑同志
        我名叫徐国安,男,汉族,于1965年7月6日出生,身份证号码:440922196507062873,住广东省高州市石鼓镇黑坭山下双岭村10号。因本人小学没毕业,没有文化,不太懂法律,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高州市石鼓信用社信贷员私自把我抵押贷款的国有土地卖掉了。现在投诉无门,恳请借用媒体发挥社会监督功能。

 

 


        一、事件的由来与经过。 2000年5月潘积庆将位于高州石鼓镇东区的国有土地使用权127.5平方米转让给徐国安,转让价格35万元。当时潘积庆欠高州市石鼓农村信用社贷款29万元本息未还,因此徐国安与潘积庆商定土地买卖的付款方法为:将潘积庆欠石鼓信用社的贷款29万元转贷款人为徐国安,徐国安再另付现金6万元。在石鼓信用社车强兴(绰号亚北)指导下,上述宗地权属变更后,徐国安向石鼓信用社抵押借款29万元,抵押物为高州石鼓镇东区的国有土地使用权127.5平方米,经高州市地价评估所评估案涉土地总地价为255000元(2000元/平方米),徐国安和信用社代表车伟庭、陈卫初在农信抵借字石信第2号《抵押担保借款合同》和《抵押物清单》上签名,涉案土地权属证书原件也交由信用社保管和作抵押登记使用。上述贷款29万元直接由信用社抵扣潘积庆贷款本息,徐国安本人及银行流水没有收到一分钱。(以上事实附《抵押借款合同》、借款借据、《2000年土地评估报告》、抵押物清单)。
 

 
        后来徐国安未偿还借款,但信用社也一直没有追偿。2014年9月2日信用社梁勇向徐国安以联系工作为名索取200餐费,出具收费收据要求徐国安签名,此后作信用社起诉本案的诉讼时效证据。

 

 
        2016年2月1日信用社向高州市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投诉人偿还借款本金23万元及利息,一审判决投诉人偿还本金23万元及2016年1月之前的利息327010.65元,二审维持原判决。至今计算本息须偿还近百万元。
        本案的焦点:本案属于抵押借款,徐国安用127.5平方米土地使用权作抵押借款,2000年土地评估报告价值255000元,到2016年土地价值达1万元一平方米以上,127.5平方米国有土地价值130多万元,如果按合法程序处理,徐国安完全可偿还借款本息,还可多余出100万元。但目前抵押物已灭失,徐国安的借款本息也没有偿还。

 

 
        (2016)粤0981民初332号《民事判决书》中,徐国安答辩要求以抵押物拍卖清偿,但高州法院以“徐国安不能提供抵押物清单”为由否认该借款没有抵押物。但,2016年7月14日信用社方向法院提交的“庭前交换证据清单”之证据3为“抵押物品清单”,其证明内容“徐国安借款用国有土地使用权抵押”,“庭前交换证据清单”所附证据2000年5月17日双方签名盖章的“抵押(质押)物品清单”明确抵押物品是本案涉案土地使用权。信用社已提供证据并承认抵押担保贷款事实,但一审、二审法院却视而不见,为了追求判决结果,非要徐国安一方提供抵押贷款证据。(以上事实附“庭前交换证据清单”、一二审判决书)。

 

 
        二、抵押物灭失的原因。一二审判决后,徐国安不断查找事实真相,现查明:2003年2月18日,当时徐国安不在家,不经徐国安同意,信用社把徐国安的抵押国有土地,地号(黑.-1-94)图号(14.30-25.50)宗地面程,(127.5)座落于高州城石鼓东区非法卖给柯成彬(再转古进安),经手人是高州石鼓农村信用社工作人员车长兴,卖到12万元,为徐国安还本金6万元,利息6661.20 元,剩下的5万多元车长兴等人贪污了。以上卖地12万元的事实是茂名市纪委向高州市农村信用社查证的,徐国安投诉后,茂名市纪检、监察向信用社调查,信用社向茂市纪检监察部门提交了2003关于12万元转让价款的《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但徐国安从来没有在《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上签过名,有关签名是伪造的。按当时土地市场价值不少于30万元,徐国安也不可能以12万元低价出让。附(信用社向法院提供的2003年还本付息凭证)。

 

 
        三、以上事实经过,至少有三个单位涉嫌违法违纪。
        1、高州市农村信用社(现农村商业银行)及石鼓农村信用社,利用徐国安土地权属证书原件在信用社掌握之便,未经法律程序,私自以12万元低价变卖抵押土地,但只为徐国安偿还6.6万多元本息,余下5万多元被石鼓信用社车强兴、叶裕奇等人贪污,是徐国安抵押土地灭失,还负债近百万元的元凶。徐国安到高州农村商业银行石鼓支行询问为何私自低价变卖,支行行长何开才回答信用社对抵押物品有权以任何价格自行处理变卖。按《物权法》和《担保法》规定,抵押物只有如下两种处理方式:1、如果抵押权人和抵押人协商一致达成合意,可以直接变卖抵押物,但是不能损害其他债权人的利益。2、抵押权人与抵押人未就抵押权实现方式达成协议的,抵押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拍卖、变卖抵押财产。因此信用社擅自处置徐国安土地是违法的无效的行为。
        2、高州市国土局(现资源局)及高州地价评估所。徐国安的借款是抵押借款,按法律规定,必须全部还清才能解除抵押登记,办理过户,但按法院判决,徐国安明明欠借款本金23万元,但国土局仍然解除抵押登记办理过户。
        2000年高州地价评估所评估涉案土地地价为255000元,达2000元/平方米,地价评估师是何兴喜、黄强。但2008年为古进安办理过户时出的评估报告,只有51000元,400元/平方米,评估员仍然是何兴喜、黄强。2004年-2008年,整个中国房地产价格急升,高州石鼓作高州中心镇,土地价格至少5000元,到2020年不少于万元,但地价评估所居然评估400元/平方米,简直为所欲为乱来,完全不按国家标准。
        3、高州市人民法院。
徐国安在2016年2月5日收到高州人民法院寄来的传票,徐国安才知道古进安没还钱给石鼓信用社。2016年4月27在高州人民法院金山法庭开庭,开庭期间,信用社葛开飞主任委托候明胜和朱沛在金山法庭出庭,庭上徐国安说你们非法卖了徐国安的抵押国有土地,法官吴飞说:你们石鼓信用社非法卖了抵押国有土地,已经违法了,信用社代理候明胜和朱都无话可说。2016年7月14日信用社向法院提交的“庭前交换证据清单”之证据3为“抵押物品清单”,其证明内容“徐国安借款用国有土地使用权抵押”,“庭前交换证据清单”所附证据2000年5月17日双方签名盖章的“抵押(质押)物品清单”明确抵押物品是本案涉案土地使用权。信用社已提供证据并承认抵押担保贷款事实的情况下,但一审、二审法院却视而不见,以徐国安一审没有提供抵押物证据为由,认定本案没有抵押物,判决徐国安要还贷款本息,是违规操作。
        四、严重后果。徐国安现在土地又没了,钱又要还,计算至2022年5月,本息要还约100万元。徐国安自2016年一审判决后,不断上诉、投诉,信访,信访纪委等部门也知道涉案土地被低价变卖的事实,但一直没有没有处理。现在徐国安年近60,本是享受天伦的年龄,如果信用社和高州法院均依法处理抵押土地,徐国安不但可以不欠债,还可以余下百万元,生活应当美满,但现在徐国安被列入执行失信黑名单和限制消费名单,有家不能回,银行帐户被冻结,微信支付不能使用,同年的人本应到处旅游,享受退休生活,但徐国安被迫远走他乡,原来几十年从事建筑包工生意不能接(上失信名单后没有人肯和失信人员签约),生活收入没有来源,被上述单位和人员的违法违纪行为逼上绝路。
        以上是徐国安的受害事实惨案,不但土地被卖掉,还要偿还银行高额贷款,害得我走头无路。朗朗乾坤,法治社会,呼吁有关部门为我申冤,查清事实真相,还给徐国安一个清白。万分感谢!!!
 

                           申冤人:徐国安
                           联系:13714195490

收 藏    关 闭